醉月

【甘凌】沉醉2

2
几个人将他拖行一段,来到一个背静的小巷。那几个流氓猛的将他摔在一堆杂物上,凌统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反应过来时,一个人已经将他的腰带扯了下,然后勒住他的嘴巴,在脑后打了个结。
他闭上眼睛。小腿的失血过多使他眼前暴出一片雪花点,像没有信号的电视机。他嘴角挂着轻蔑的笑容,媚人的下垂眼似乎也含着笑意,像神话传说里美丽而阴险的妖精。这使得几个流氓心悸又愤怒,其中一个抬起颤抖的手,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
血顺着被勒住的嘴角流出。他的头垂了下去。
他是被惨叫声惊醒的。挣扎的睁开眼,惨淡的月光,漆黑的天色,反衬的那颗金色的星星格外明亮。一滴温热的血溅到脸上,凌统这才回神注意眼前的场景。
原来是他。张扬的金色头发,还有那双金色的眼睛,在没有灯光的暗巷也明亮异常。那刺青的臂膀上沾满了血迹,配上狰狞的表情和地上一片苟延残喘的人,俨然是一个魔鬼。刚刚复仇的魔鬼。
他收拾完最后一个人,一步跃去来到凌统身边,手忙脚乱的替他解开捆绑,擦干血迹。凌统滑坐在地上,僵硬的整理着被那些人撕坏的衣衫。他的小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但血液还在缓缓流出。那人见了大骂一句挨千刀的,急忙撕下一条衣服替他缠上小腿。二话没说将他搀起来,小心翼翼的搂住他的腰。
凌统一下子挣开他,自己却因伤势踉跄几步摔倒在地。“快回去吧甘先生,您不必在新婚前夜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拉拉扯扯。您快回去吧。我改日会重金酬谢您的救命之恩。”凌统懒洋洋的语调带着些嘲讽,断断续续,句句如刀。
甘宁愣了一下。“你喝酒了,而且喝了很多。大家都说你这些时酗酒,我还不信。原来是真的。”他自顾自说着,上前将凌统打横抱起来,并没有理他的茬。
他知道凌统很生气,但不知他在气什么。他对他的情愫他没有办法说明,选择青梅竹马的姑娘结婚只是他的逃避,只是他不敢坦露他的心迹。何况全世界都会反对他和他在一起,虽然两人都在警局供职,但是凌统的父亲曾经因误杀嫌疑人而判刑。一个罪犯的儿子,一个优秀的警员,又都是男人,这种关系——如果将自己的爱情强加给凌统,估计会对他产生更大的困扰。
甘宁抱着他走在月色暗淡的小路上,胡思乱想。一来庆幸自己今天绕小路回家,不然就会发生一些无法挽回的事。二来百味杂陈,看着他清秀的侧脸,竟有一种无言的酸涩。
凌统任他抱着,他现在已经无力挣扎了。靠在他的胸口听他沉稳的心跳,用宽厚的胸膛温暖他因失血而冰凉的身体。好像是偷来的温暖,舒适却不踏实。
“明天你就要结婚了,恭喜你啊。”凌统声音很小“月蓉姐是个很好的女人,我小时候她经常照顾我,非常温柔贤惠。你可要好好对她,不能……不能对她变心。你要是敢对她之外任何人动情,我就杀了那个人。让你后悔一辈子。”凌统断断续续的话语似乎很是认真。“其实很羡慕你啊,那么快乐的活着,情场职场顺利,最终抱得美人归。我呢?爱上一个人有了爱人的人,自作多情的想要与他相伴一生。哈,多烂的剧情,多烂的人!真是犯贱啊……”他说着,想从嘴角扯出一个苦笑,却抖动几下嘴角失败了。两行清泪从这双十几年没有哭过的眼睛里滑落,蕴染着那星泪痣。
“别再说了!你快闭嘴!”那个人突然收紧胳膊,悲伤的眼睛忽然闪过几丝狠戾“我知道你了的心意,我也终于明白了你的心意。我错了,凌统。但一切还来得及挽回。我希望这次我不会错过,在伤害月蓉之前,我选择重来。你能给我这次机会吗?”
甘宁笑笑,这笑容充满如释重负的感觉,似乎事情本来就该这样。只不过由于主人公的不坦诚而兜兜转转了好久。还好,在一切都未发生之前自己找回了方向。
甘宁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凌统也笑了笑。似乎是认同般往他怀里腻了腻。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很小的酒瓶,清洌的液体,浓烈的气息。没错,这就是尘封多年的烈酒的气息。凌统将烈酒一饮而尽,回味似的舔舔嘴唇。“怎么又喝酒?还不高兴吗?”甘宁有些疑惑。
“高兴啊,饮酒庆祝啊!”凌统少见的调皮的笑了笑。甘宁十分兴奋“小气鬼,也不给我留一口,那么我就自己动手了。”说着吻上他的嘴唇。
苦涩,辛辣。甘宁从来没闻到过这样奇怪的烈酒。但是他心中的甜美足以冲淡一切。他看见他惨白中透着潮红的脸,醉意朦胧的依偎在自己胸口,嘴角挂着笑容。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