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甘凌】沉醉

1
酒是好东西。特别是陈酿多年,封存完好的烈酒。
不会不敢不懂的人,泯一口就龇牙咧嘴直呼好辣。会的呢?自会品出酒中各种滋味。
比如凌统就很会喝酒。他总能在沉沉醉去之时回味酒所带给他的别样况味。当然了,前提是他没有醉倒。实话讲,会喝酒并不代表酒量大,所以即使他很会品酒,却也没有什么瘾。
但是最近,他仿佛对酒产生了无尽的依赖。除了事业上的事,其余闲暇一律让酒给淹没。虽然谈不上醉生梦死,但却也算的上反常。他无休止的泡吧,泡酒馆,甚至在家里也准备了各种酒类。他常常一个人自斟自饮,就算有朋友约酒也通常是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闷声自饮。
大家都觉得他有什么问题,关照几次未果,也就丧失了耐心。他自己也乐的清闲,但酒可是一杯也没有少喝。他自己心里清楚到底为什么,但他绝对不能对外人说。因为这个事情无头无尾,纯粹是自己自作多情。固执如他,骄傲如他,决不允许自己坦白心迹。
但他人又偏执,因此显得有些孤僻。所以只有烈酒可以将自己的精神人格分裂两半,一半嘲笑另一半的懦弱,另一半嘲笑这一半的多情,从而聊以慰藉。
已近午夜,他推开酒吧厚重的大门。过度摄入的酒精已经使他意识不清,只能隐约感觉到刚出门的时候不知被谁狠狠揉了几把屁股,然后伴着几声尖利的讥笑。
他今天喝的有点太多了。如果不是花光了口袋里所有的钱,他还会再喝下去。他只是想找一个不痛不痒又不被辩驳的理由逃避那场盛会。哈,自己犯贱那么久,也该有个了断了。
想着,脚步不受大脑控制的向前迈步。不知道是哪里,反正星星越来越少,路灯也少了许多。凌统感觉背后有一面墙,双膝一软坐在墙根。
脑子已经被酒精烧化。他甚至记不得自己姓名。只有一双雾金色的眼睛在脑海反复出现。出现?也就出现了吧。明天一过,从此再无交集。自己无果的单恋也应了解。更何况对方是个假一赔十的直男,自己妄图与他厮守?可笑啊!
凌统用手支撑着墙壁爬起来,还没站稳,不知从哪里来的声音传来:小野猫,要不要哥哥几个可怜可怜你啊?
腰间的感觉十分熟悉。那是一把尺寸不长但危险异常的钢刀。
凌统一时没有动弹,任那几个人借机揩油。他喝的太多了,站都站不稳。要是平时这几个流氓早已被打残打伤,而现在他只能神情恍惚的任那群人渣骚扰。
几个人对他评头论足。一个说这小哥哥真是好漂亮,早就在夜店见过,只是从不找妹子,你说他是不是性冷淡啊?一个说这小野猫半夜三更在这片地界转悠,别是没找到他男人吧?另一个嘿嘿笑着说别是被大哥哥抛弃了,寻思找个野哥哥疼疼自己……
凌统突然站起,出拳迅速击倒将手伸进自己裤子里的那个人。迅雷一般的出招使人凌乱,几个流氓瞬间被打倒。
凌统突然散下劲,双膝一软,跌倒在地。自己这算是被抛弃了吗?他被这句话刺痛,却又像就一样慢慢回味。自己不算被抛弃吧。因为根本就不曾拥有,何来抛弃?
他缓缓站起来,摇摇晃晃刚要走。那个用刀的人突然冲上前,在凌统的小腿上深深划了一刀,凌统措不及防,闷哼一声摔倒,几个流氓不再漫不经心,一拥而上将凌统按在地上,用绳子反绑了手。
小野猫爱咬人啊?那个人捏着凌统的下颌,就是欠操!
凌统绝望的看向天空。那里的星星仿佛都落了,但只有一个星星金黄耀眼。
像极了那个人的眼睛。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