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带卡】先别开车,听我说完(一发完)

最近开车太多。肾虚。
特别喜欢原来的那些知识分子干净的爱情(别信
不过如果是带卡的话(我叫你别信来着
Start⇨
这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平凡且平淡。
带土离开家时才十四岁。父亲很严厉。父亲不让他读书。父亲叫他从军。父亲说混不好就别踏进家门。
带土很恼父亲,但父亲是族长,忤逆犯上,族人会提前收他的命。
他和他的青梅竹马琳琳告别。琳琳说我会等你回来,别担心。在外注意安全。
外面兵荒马乱的,他去了不定哪天回来,不定回不回来。就算他家是这里的大户——子弹可不看你的出身。
带土在营子里混得很好。小伙子能干,热心肠,打仗向来冲在前头。不仅如此,脑袋也好使(土哥你得感谢我…)。大家都服他,首长让他当军官,问他答不答应。
带土答应,高兴。想着挂一身勋章回去给琳琳看。
但是几天后,也就是带土刚挂上衔,同乡人送信说琳琳嫁人了。
是啊,带土心想。家里人以为我早死了吧,一去五六年没消息,琳琳也够意思了。
但是他还是哭了一整夜。坐在井边,哭的两个眼睛像只兔子,一瓶烧刀子不住的往嘴里灌。他看见天上的月亮很圆,水里的月亮也很圆,像琳琳小时候的脸。
他把军靴,外套全脱了。伸手去抓水里的月亮。
琳琳,他心想,我来看你啦。
“你半夜不睡来投什么井,这井是大家的,你污了井怎么办?”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使劲将他薅了出来。
这人叫卡卡西。留过洋的知识分子,家境殷实,人模样也好看。但和带土一样是个尚且无名的丘八。
带土很喜欢他,但是又不敢接近。这种人和他仿佛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一样。
“你他妈别拦我!”今天带土也是急了眼,开玩笑,自己守了十几年的女人飞了,这斯文败类连自己死都不让。
“我的女人!飞了!跟了不知哪个王八蛋!我在这儿卖命,我想当个军官回去让她看,她却和别人成了亲!你拦我,你凭什么!你有相好的吗?哦,你的相好估计比你的白毛还多!我只有这么一个琳琳!你找你的相好打炮啊!在这儿救我这死鬼干嘛?”带土身上的腱子肉可比身后这人结实,一甩胳膊把那人摁倒在地。
真好看。带土骑在他身上,摁着他的胳膊,盯着他的眼睛。月光在他眼睛里,像水一样。他看着他银白色的睫毛——他的琳琳也有这样像小扇子一样的长睫毛。
“琳琳……”他又哭了。
“我了解了。”卡卡西叹了口气“咱们回营吧。琳琳已经是别人的了。不是自己的东西,”他突然感到有点伤感,“又何必去强求呢?”


第二天早上,带土从宿醉中醒来。记忆像碎片一样,他依稀记得昨天夜里的圆月,清冽而冰冷的井水,还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之后带土就好像把琳琳的事忘了。带兵打仗一点不含糊,就是手段比原来残酷了些,笑容也少了。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就没在意很多。
又是一场残酷的战斗。由于前方调度不善,加之变态的敌军不要命了一样冲,前线溃败了。敌人冲进城里,烧杀抢掠。带土接到指派后,敌人已经行了半日之久的凶。
巷战和游记是带土最为擅长的。所以他们迅速清扫敌军,趁敌军疏忽,就悄悄扭转战局,悄无声息快如闪电。
但当他带领若干手下潜进最后一条巷子时。他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几个人高马大的敌军摁着一个什么人,那人腿上的血把砖地染成红色。不错,他们在轮曓奸一个良家妇女,不过所幸还差了一点。
只是这个被按在地上的人怎么穿着和自己一个制式的军装,而且随着那群禽兽的动作,带土瞥到了一抹银白。
“妈的!你们这群禽兽!”带土突然感觉大脑里什么地方烧了起来,端起枪想都没想把那五个敌人全都放翻。“他妈的敢动我(们)的人!”他觉得一直以来隐藏的某种感情突然复苏,是同情?怜爱?心疼?他说不清楚。反正在失去琳琳之后,这种羞于启齿的感情使他羞耻又满足。只是他不敢对任何人说。然而今天的一幕使他无法平静——亡命徒一般的敌人不在乎自己的命,爽够就行。所以他们围攻了受伤的卡卡西。
看到他,几个人动了淫欲。但带土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他不知道,一种微妙的情感悄悄占据了他的心。
他遣散了手下。战斗已经结束,英雄始终是英雄。英雄战胜了野兽。英雄也要搭救美人。
他替他穿好了衣服。把他抱在怀里送回了营。
卡卡西养病期间收到了很多信。恩,准确来说是情书。
他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虽然字迹不算好看,但内容很令人感动。而且他肯定,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女孩写的。
“我庆幸我没有做傻事。我丢失了一朵花,却收获了一株树。”
“我庆幸我在暴风中保护了一片叶子。我的生命有了指引。隐秘的感情虽然使我感觉羞耻,但我想我终究可以得到。”“我不是个合格的军人,因为我有所爱。爱,就是软肋,就是可以摧毁功业的纰漏。但我无怨无悔。”
语无伦次,而且写在军队用的糙纸上。不知道谁在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小护士也说没见谁进来。
但是卡卡西看到了昨夜小护士关紧的窗户今天不知何时夹到缝里一片树叶。
卡卡西笑了笑。在纸上回了几个字。
“君心似我,何必羞惭?”
第二天早上,那张纸没了。


那天的月亮像多年前一样圆,星星也很亮。如今,带土的衔上不知多了多少星星。然而他越来越冷酷,越来越抑郁。
卡卡西那年出院后没多久两人坦明心迹。但又一次战斗使卡卡西葬身疆场。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带土不知自己是怎么熬过这几年的。他拒绝了首长的女儿,说自己已经有妻子了。
今天是中秋节,那口井依然清冽,月亮还是那么圆。
“君心似我……何弃我去?”带土拿着瓶烧刀子,眼泪就又下来了。
突然腰上一紧,谁的胳膊搂住了自己。
“我怎么会那么薄情呢?”一双眼睛像水一样,银色的睫毛刮得带土心痒。
君心似我,何忍独行
End
后记:
土哥那天很高兴。土哥那天日了个爽。(我都说别信…)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