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就你还ambitious top?

★昨天的tag没白打,今天勉强造出来了。
★我笔力太差,大家凑合看。
★卡卡西攻的情节?算了吧那只是在搞笑。
★我欠大家一辆车。
★注意防雷!
start⇨
卡卡西是地摊文学男主般的存在。
这天他从自己的公司出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以他这个性格,肯定不会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回家的。他家里没有老婆或老公,没有酣畅淋漓的炮可打,虽然可以把人叫到家里来,但是深度洁癖的他想想还是算了。于是他顺路拐到一家吧,打发走了司机自己坐在车里开始约(炮)。
五个女伴,三个男伴,恩,随便挑一两个就能打发一晚上。
没错,还有男人。卡卡西可是(自以为)如假包换的bi,在同性方面还自诩是ambitious top,虽然还没做过全套,但他一米八的大个子,曾经高强度训练过的身体,加上满级的撩汉子技能,嘿嘿嘿那群小羊小鹿小猫咪岂不是只有在自己身下喘息呻吟的份?
今天心情不错,他打算尝尝男人的味道。恩,一个老同学,一个下属经理,一个父亲世交的儿子,全都是上等货色,无论哪个都够爽一爽。女人兹不必说,美艳性感清纯端庄可爱,五种口味任你挑选。
老同学叫玄间,电话里听起来已经喝的半醉,答应卡卡西一定去,不过要求带上他哥们。卡卡西一开始很不愿意,这哥们很有可能坏他好事,但玄间随即加上一句:“放心,不会丢你的人”卡卡西不好反驳才勉强答应。
不到五分钟,人们基本来齐了,除了玄间和他的哥们。卡卡西切了一声,什么嘛,没有你我就撩不成了?哥们比我还重要?后悔去吧,今晚没人疼爱你的屁股了!
酒是好东西,几杯下肚,大家说话就越来越方的开,卡卡西的攻略也拉开序幕。他点了一杯日本烧酒,这种酒很容易醉,比那些乱七八糟的洋酒好多了。他端着酒上前,一把搂住了部门经理伊路卡的肩膀,那个羞涩的男人脸上立刻染上浓重的红晕。伊路卡是那种非常温柔细腻的男生,比卡卡西年轻几岁,对这个上司充满敬畏,恩,当然还有深深的憧憬与爱慕。这一下,他连话都说不明白,只能任卡卡西搂着并越挨越近。“我说,”卡卡西凑到他耳边小声呢喃,性感的声线使那个可怜的男人浑身发抖“你就这么害怕我吗?一天到晚卡卡西先生,卡卡西先生,叫我卡卡西不好吗?还是说,你们,想让我当你先生?”卡卡西危险的笑了笑,迷人的桃花眼斜乜着呼吸急促的伊路卡,没有握酒杯的手若有若无的抚摸着他裹着汗湿了衬衣的胸膛。“卡卡西先生喝醉了,我哪里感有这种无耻的想法,我对卡卡西先生……”
“你的意思是,喜欢男人很无耻吗?”卡卡西推开伊路卡,旁若无人地严厉逼问“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男人或者女人,只要想要,就一定要到手,那你的意思是,我更无耻了?”卡卡西一挑眉毛,那俊俏的银色眉毛让人沉沦不已,伊路卡后悔莫及,赶紧改口:“不是,我其实也一直……喜欢着卡卡西先生,只是……”
“你敢和我上床吗?就今晚?”卡卡西从新伏在伊路卡肩膀上“我会温柔对待你的,绝对让你此后就离不开我。”说者将酒杯抵在伊路卡的嘴唇,强行灌下一口,伊路卡不胜酒力,软软的靠着卡卡西,含含糊糊的答应了。卡卡西邪气的笑了笑,又凑到父亲的世交的儿子大和身边,这个早就憧憬自己的老实后辈哪里驾得住卡卡西这通排山倒海的攻势,三言两语就感激万分的被约上了床。
卡卡西放下烧酒,心想,呵,老子才是真正的人生淫家。玄间小子你后悔去吧!
不过,卡卡西突然发现,这个烧酒真的很上头啊,脑袋开始有些昏沉。啧,不过也不碍他迈向总攻之路,小妖精还等着他这大魔王开苞呢。
和美女聊了会儿。过了十二点,卡卡西寻思着不早了,于是准备带两个小猫咪定宾馆开始今晚的奋力厮杀,看着两个红着脸的后辈,卡卡西露出了难得的蜜汁微笑。
正当要起身的时候,看见玄间摇摇晃晃急急忙忙的走过来,背后跟着他那个倒霉哥们。等走到近前,卡卡西才看清那哥们,当时就愣住了。
认识。WTF,世界咋踏马这么小!
这冤家十几岁和卡卡西是同学,关系很好也很不好,有一次车祸这人为了救他差点丧命,被他爷爷带出国后已经将近十年没见过面了。今天突然被玄间带过来真是吃惊不小。
玄间和那人是小学同学还是邻居,卡卡西和那人是中学同学,而玄间和卡卡西是大学同学,这关系就很微妙了啊 。
“我们认识。”那人打断玄间刚要介绍的玄间“这个辣鸡和我同学六年,小时候还是冤家呢”那人异常俊美的脸上半边布满疤痕,但是是他整个人都充满野性与邪魅。他挑起嘴角朝卡卡西笑笑,卡卡西半天没回过神。
“叙旧不必了,我看你准备走啊,打个炮这么急?连旧交都懒的理?”那人慢条斯理的拉把椅子坐在卡卡西对面,狭窄的桌子使卡卡西仿佛能闻到他充满酒气与火药味的吐息。
“生活挺丰富的嘛”那人点了一杯烈性洋酒,混合的那种,一饮而尽,然面不改色。“我看你一脸受像还想上人?一次还约两个,你就不怕他俩待会轮着上你,你这种体制驾得住他们玩吗?”那人越说越过分,冷笑着又灌下满满一杯酒。一旁大和按不住性子,愤怒的站起来揪起那人领口“你小子嘴不干净,你是什么人,敢这样侮辱前辈!”
那人微微一笑,伸手扳住大和的手腕,大和猛然感到手腕剧痛,赶紧放手。
这人练过,不是一年两年,大和想,是个行家。
“年轻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说的很好,待会什么都听他的,到了床上,你会忍不住的。他那人太浪,好像怎么……”
“你不要侮辱卡卡西先生,他什么样子怎么好像你都见过一样,你这人怎么……”伊路卡借着酒力也毛了,愤然指责那人。
那人并不搭话,直勾勾盯着卡卡西,卡卡西先是一惊,刚刚插不上话,为缓解尴尬他端起手边一杯酒灌了下去,喝下去后发现毁了。
那是那人的酒,烈到不能再烈。
卡卡西撑着头看着那人,发现他盯着自己,感觉不好意思,就啪一声拍案而起“宇智波带土你给我差不多点!一天到晚有的没的你想干什么?坏我好事小心我待会艹死你!”卡卡西虚张声势,但还是把几个后辈唬得不行不行的。
“你别装蒜,我告诉你,你跑不了!”名为带土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回答。
“你怎么这么无耻!”卡卡西感觉尊严这玩意已经开始跑路,只好硬挺“我告诉你你这个弱受吃醋来找碴我不怪你,谁让我这么久都没有疼爱过你唔…恩,你干什…唔…”
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带土突然扳住卡卡西的脑袋给他一个强吻,一个法式的湿吻,一个霸道的舌吻。周围的人瞪大眼睛惊得说不出一句话,只有隔着桌子的卡卡西欲拒还迎的推着带土的胸膛,再没有刚才的邪魅与狂气。
一分多钟,带土放下卡卡西,卡卡西身子一软摊在椅子里,正当大和伊路卡和玄间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带土走到卡卡西近前,不费吹灰之力的公主抱起那个所谓的“ambitious top”就走,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苏到不能在苏回头说:“别被表象迷惑。另外想要他,你们还得再修炼个百八十年。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的计划。伊路卡不用害怕,大和我知道你的阴谋,玄间谢谢你带我过来。”带土语气一转,非常温柔而热情的对五个美女说:“欢迎来宇智波集团找我哟,我叫宇智波带土 。”
带土扬长而去。
3+5脸懵逼。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