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带卡】畑家亲事(8)

*很对不住大家啊,这么久没更了。这段里面有些不太好的东西,注意避雷。
START☞
带人坐在皮沙发上,高高的座椅是他看起来冷酷威严,半边战争留下的疤脸有事他看起来充满不可预知的狂暴与野性。他穿着军装,翘着二郎腿,军靴上的金属扣互相击打,啪哒作响。
他点燃一支雪茄(没错就是在装逼),长长的吐了口烟“你们几位,坐吧。”
前面四个人哎了一声,屁股浅浅的碍着板凳,不敢坐实。其中一个摘下帽子,发现帽里已被冷汗浸透了。
“说吧,那个哥儿鹿惊什么的,好不好玩?”
四个人面面相觑,似乎不知怎么回答,最后那个领头的胖子发话“回长官,我们这儿没什么叫鹿惊的啊。”
“老子请你们过来不是让你们放闲屁的,让钱柱间带走那个,你难道不清楚?”
胖子一缩脖子,陪笑说“原来是他啊。长官不知道,我们虽然负责馆子里的事,但从来不玩哥儿们,我们不知道鹿惊好不好玩……”
带人从腰间拽出来手枪,啪一声排在桌上,茶杯茶碟稀里哗啦摔碎了一地。“再放屁,老子让你多俩眼儿回去见祖宗!”他强行压制自己的怒火——看见这些人,他似乎就能想到他的鹿惊被他们作践的样子,但他要知道他们究竟都干了什么,所以并没有行动。
这四个人见势纷纷滚下板凳,跪在带人脚下。
“长官,我们不是故意的,是老板让我们调教新来的雏儿的。那个鹿惊是老四从茶馆拐来的。那哥儿长得漂亮极了,老四串通伙计在他茶碗里下了猛药,老四就带回来了。老板很高兴,说这下给我们馆带来了新玩意儿。于是吩咐我们四个外加被他重伤后来治不好死了的赖发去调教他。他小子不含糊,力气可不小,眼错不见挣断绳子就跑,结果被发现,他抄起一根竹竿和我们干架。赖发被他打的头破血流,抬下去医了。不过到底是个书生,最后被我们四个合围捆了起来。先是给他鞭子,杀他的威风。等抽完了再灌药,没错就是催情的那种猛药,他小子克制了两个点钟,最后还是软了。我们就趁机给他开门户——”
“开门户?”
“就是……他不是个雏儿吗?后面绝对没用过,我们就绑着他前面后面找假阳给他塞,为的是方便别的爷们来玩。他反应挺激烈,我们看着都想试试,另外我们这行尝尝鲜是约定俗成的福利,结果老板说这个雏儿如果没被碰过估计会卖大价钱。于是我们只是给他鞭子吃,给他塞各种好玩意儿,不断增大型号,惯例是灌浪药,您没见他发禰浪的时候多么骚……”
那人突然看见带人手攥紧了枪把,不敢再说,带人冷笑着挥挥手示意他继续。
“那一天来了个外国的大爷,俄国的吧应该,要求一个雏服侍。我们就想着鹿惊吧。于是那个晚上就派他去,怕他坏事就先给他灌了药,并在奶禰子和后面抹了些东西。结果当天晚上我们在楼下都能听见那个洋大爷的喊声和鹿惊的尖叫。”
带人想到毛子们的巨炮,想到鹿惊纯情的眼神,想到他还是处就被那样对待,他面目开始狰狞。
“不过第二天发现鹿惊就是被口禰暴了,乳禰头上被穿了两个铃铛,而那个洋老爷被踹了命根哎哟哟直叫唤。不过鹿惊也被打的够呛,后面还塞了一个假阳,被洋大爷捆在床上。于是我们就想算了吧,留个雏不假却砸了生意不划算,于是我们找老板商量,老板和我们四个打算当天晚上就轮他,让他听话为止。但是被他钻空子跑了出去,不过被我们捉回来了。但是正好被钱司令看着,老板就只好把鹿惊给了他了。”
宇带人恨的牙根痒痒,好啊,竟然这样糟蹋鹿惊,你们活的不耐烦是怎么的?于是冷笑着招招手,叫副官送客,每人还送给他们一个木盒。
四个人如劫后重生一般,只是不明白那个鹿惊和宇带人有什么关系,不过带人很生气是肉眼可见的。他们走出带人家门就迫不及待的打开木盒,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胖子有些奇怪,回头看看那个送客的副官,想问问他盒子是什么意思,却震惊的发现那个副官虽用立领遮住了脸,但是那双眼,绝对不会错!这个人,竟然是……!!
但已经不容他多想了,只听那人用平静而熟悉的声音宣告:“我来告诉你们四位盒子的用途。”


公子馆的老板很着急,因为他的四个老伙计被一个小厮叫走说有爷邀请,已经消失了一整天了,到现在连个信都没有。不会是吃酒吃的烂醉回不来了吧?还是到什么花街柳巷快活了?
老板正猜着就信步来到店门前,一惊,嘶,这原本干干净净的墙根底下怎么多了几个木盒子?
老板好奇的走过去,打开了最上面的那个。


——一声惨叫。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