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带卡】畑家亲事(3)

要说,这夜半三更去找人家确实不仗义。但是人宇大帅就有这非去不可的理由。
他受够他儿子了。
先是前几天学堂的校长霍克先生找他谈话说他儿子大白天对班里一个男同学公开进行性骚扰,虽然他本人思想比较开放,但很多中国老教员表示这是大逆不道,理当开除。但一来带人学习真的很不错很努力,二来看在大帅的面子上就不做追究了。
虽然斑爷牛气哄哄,但是他并没想让儿子去挑战世俗民风,去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古董较劲。于是就揪着儿子狠狠训了一顿,并让他给老师校长公开道歉。
然而这还不算完
这天他夜里刚搂着一个黑长直小副官滚上床来,衣服鞋子还没脱,调情才开始一半,就听见隔壁房间里传出奇怪的声音。
“小鹿惊,你别害羞了。”
“小鹿惊,亲爱的小宝贝,你都是我的人了还躲个什么?”
“小鹿惊你可真漂亮,让我把你脱干净,让我看看你美丽的皮肤。”
“小鹿惊我要吃了你哟”接着是一阵淫‖秽的水声。“嗯~,小鹿惊你可真好看,嗯,嗯。”
之后就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喘息,间隙还掺杂着“小骚‖货……”还有“腰扭得真他妈荡……”之类之类吧。
斑爷这会儿就躺不住了,推开一脸娇媚的小副官,披上军大衣走出屋来,Duang一脚踢开了隔壁儿子的房间。
只见他的宝贝儿子正歪在床上,床上枕头铺盖乱七八糟,衣服退掉一半,正如醉如痴,一脸邪魅地扶着他的老二,床单裤子上粘糊糊一大片。
“小兔崽子你他妈给我滚下来!”

带人一开始并没有听到,还是熟练地干着那事。斑爷忍无可忍,抽出手枪啪一声打碎了带人床头的一个花瓶。
巨大的响声将带人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他老子那张阎王爷一般的凶脸,顿时就萎了。
“你小子是不是我儿子!我他妈没你这么怂的崽子!大半夜闲不住找个女人玩玩啊,在这儿吃干的不说还嗷嗷直叫,弄得你老子我不得安生。”斑爷破口大骂。“哟哟哟老爷子我想我夫人了自己玩玩有什么错啊?你成天房里咿咿呀呀的我连吱一声都没有,你道先怪我了。”带人不紧不慢得用布擦擦揩揩。“那是你这花花公子整晚不回家,谁知道上了哪条花船!”
带人笑笑不说话,整理完床铺穿起衣裳“要不要我给姨娘请安哪?”说着就要往他爸爸房里去。
“小畜生你站住!”斑爷怒喝一声“别废话了,换身衣服,出门。”
“你要把我送到刑事房吗?”带人抱着膀子披着黑色的外套,好整以暇地问他爹,但就是不动。
“去畑家,给你提亲。爱去不去,反正要我我是不把那么好的儿子给你这个禽兽!”斑爷对着儿子也傲娇——反正谁也没说不行。
“很好很好很好,就来。”带人先是一愣,仔细回味老爹说的话后一溜烟跑到里间找衣服,过会儿又退回来趴在门口问他爹:“诶诶爹,你屋里我那姨娘怎么办?用不用顺道送他回家?”
“小兔崽子再多说一句我就大义灭亲了!”斑爷掏出手枪DuangDuang两声。带人及时缩回了头,而那墙上却留下了两个弹洞。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