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带卡】畑家亲事(2)

2
斑是个军阀,不折不扣,名副其实。
他是这三省的土皇帝,权利之大,一手遮天。
令他骄傲的是,他自己有强大的实力与复杂的关系使他不必听命于洋鬼子,洋鬼子恨的牙痒痒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斑爷就是斑爷,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场与果断凶狠的作风使世人折服。
但他最近比较烦闷。并不是因为自己事业上的事,而是因为家事。
自己的儿子带人已经十九岁了,自己原来忙于战事,并没照应到儿子的婚姻大事。后来稳定下来,宇斑才顾到这头。
他是个情商余额严重不足的人,根本无暇考虑儿子的意愿——他感觉教育司长的女儿不错,找算命先生一算,带人和那小姐的生辰八字恰是“夫荣妻贵,大吉大利”,于是他就与司长商量这事,司长高兴的脸放红光“好好好好好好好,大帅说什么时候办,就什么时候办,在下求之不得!”
这样,带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被他爹给坑了。
——然而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带人和他爹在某种程度上和他爹惊人的相似,那就是他不愿意的事,管你是谁,也不能使他答应。
他就和他爹吵。
“老头子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带人开门见山,直通通摔给他老子一句,“我有喜欢的人,我们俩结婚就好,不用您老人家操心!”
“小子长胆子了不是!”斑爷啪啪啪摔着文明棍“小兔崽子行啊你,把你拉扯这么大,就让和你老子顶嘴的是不是!”斑爷吹胡子瞪眼,“我都答应人家司长了,人家小姐如花似玉,知书达理,媒人都踏破人家门槛了,你老子帮你讨到这么好的老婆,你他妈还在这儿给我端着,想死早说!”带人好歹也是混了几年军队,当了几年军官,对他老子这一套毫不买账“您老消消气,别伤了身体。我就喜欢人家,甭管你说多少我也不改心思。您叫我滚出家门也好,把我就地枪毙也罢,那丫头怎么样我不在乎,她就算嫁过来,我也不认,我不认这个媳妇,照样去找我的相好。我知道你是碍于面子不想退婚,怕伤了你们这帮官僚的交情,怕怀了你大帅的名声。那我要是天天出去浪,把媳妇抛弃,我看这时候你的老脸往哪搁。”
“你你,你你你……”斑爷也就四十来岁,这时却像个老人一般,连说一串你却什么也对不上来。缓了半天才慢慢说“那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好,说来听听。”
“畑家的。”
“畑家?畑茂朔?他家一共三个女儿,确实个个都很标志。……嗯……但是人家司长家的女儿也丝毫不差。”
“不是,爹。我喜欢的,是他家的儿子,畑鹿惊。”带人毫不害羞的说。
“儿……儿儿……儿子!”斑爷先是一惊,过后“啪”的一声将文明棍摔成几段“小兔崽子你竟然这么无耻!连人家儿子都要!外人知道该怎么看我们家!列祖列宗都替你蒙羞,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爹,你也别这样说”带人显然已预料到他爹会这么说,所以他准备放绝招了“你找那些副官,哪个没被你上过?!一个个都那么暧昧,你以为我不知道?”
“!!!!!”斑爷语塞,带人见时机成熟,赶紧补刀“爹,您就权当行行好,别再逼我了。
——您忍心让您唯一的儿子走原来您的道路吗?
——您忍心让我学当年的您和柱间叔叔吗?
——您忍心在让您的儿子抱憾终生吗?”


斑愣住了,接着便是长时间的沉默。他的伤口被揭开了,一时疼的说不出话。
最后他瘫倒在沙发上,没力气了一般虚弱地吐出“好吧,我不逼你了,随你吧。”
带人高兴地眉开眼笑,向他爹道谢后一溜烟跑到学堂,然后就发生了先前提到的那些事。

“但是,你们的亲事是有条件的。”斑爷点燃卷烟,幽幽地抽了一口,但这时,带人早已跑的无影无踪了。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