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你的长剑【8】

“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原谅你的。”斑先生不耐烦地摇摇手,“从今天开始,闹饥荒不要来哭穷,被人打了不要来搬兵,你们几个,”斑先生指指鼬,佐子和止水“谁敢帮他我就断谁的口粮!”
没有成家立业的几个未成年点点头。
“爷爷!你……!”带土咬破了嘴唇——要知道见习火枪手那点子薪水都不够他这月的口粮,何况他还有一个可怜的跟班,一套租赁的房子,这可叫他怎么活!
“没办法,里奥这个人是难得一见的高手。虽然把他杀死算你小子有血性,但是不为我所用,有什么意义?!”斑先生开始闭目养神,明显是逐客的架势。
“就算是有千手柱间的嘱托也不行?!”带土看斑先生一脸不耐,决定碰碰运气。
“千手?!”斑先生睁开了眼——带土觉得自己赢了。“千手柱间怎么了?活过来了?回到巴黎了?”
“没有,但是他的一样东西准备给你。”带土开始慢条斯理的说,顺手拿过一个叫不上名字的黄色果子。
“什么啊?账单?勋章……”
“一把长剑。”
“长…………”
“银制的古剑,千手公爵的家传宝物。”
“那它现在在哪里?”
“被一个姓纽沁根的,分不清派系的人——大概是个伯爵攫取了。你知道,千手一族没落后,宝物都流散了。这把剑被千手扉间的女儿拿去当嫁妆,但后来被她的继女夺走了。”
“……所以?”
“所以你得因此给我报偿。”
“小兔崽子……”
“小兔崽子也得给回报。”
“大不了不经你这道坎。”
“但是你名不正言不顺拿人家东西,即使你是公爵,也会引起非议的。”
“那你就有办法不引起非议?”
“当然!”带土噗呲咬破了那个多汁的果子,“我有纽沁根夫妇的把柄在手,等事成后,不但长剑归你,千手一族昭雪,估计你的老情人也会回来。”
斑先生抓了抓扶手椅的扶手,“让我考虑考虑。我累了,明天再说。”
“那我今晚……”
“让贝戈特给你点吃的,吃饱爱去哪去哪。”
看着斑上楼的背影,带土贼贼的笑了——其实他有时候是不贤二的。
对面的三个人看他这幅神情,佐子不屑地哼一声走了,鼬和蔼的微笑,止水则不置可否的撇撇嘴。
“所以你们两个,救济救济你小叔叔和老哥,别等明天老头改主意了,我只能到市区当乞丐。”
鼬笑着将一枚钻石别针拆下来给他,却在递给他的瞬间,说:“叔叔你有一个同僚叫卡卡西是吗?听说很不错,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可……”
“那就谢谢了。”
鼬转身就走,止水赶紧跟上。
带土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大叫起来
“鼬,你不能这样!他是个男人啊!巴黎那么多漂亮女人你招手即来,你不能……”
可是鼬连头都没有回。
“主不会保佑你的。”带土愤愤的揣起了别针。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