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你的长剑【6】

客人渐渐多了起来,纽沁根太太顾不上他们,在众多贵族贵妇绅士小姐之间穿梭笑谈。
“很乱,恩,是不是。”银色头发的青年对宇智波先生说,稍微有些抱歉的意味。“看您的表情,似乎不太喜欢这种交际场合,而且,哎,我这位姐姐可是遗传了她母亲似火的热情啊。”
带土向他的目光看去,纽沁根太太正把胳膊亲昵的搭在一位年轻的绅士的肩膀上,就像是——对,情人一般。
但带土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转过头问他:“唔,恕我冒昧,亲爱的先生。你刚才说的‘她母亲’是……”
银色的青年咬了咬嘴唇,仿佛瞬间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接着对带土说:“既然您如此渴求了解事情的始末,我也就不妨一言。但是这里不是很方便啊……”他想了想“不如到花园再说?”
“任君从心。”
得到了纽沁根太太的一个甜笑和许可,两个人相携步入花园。
这个花园并不是很大,但也绝对不算小——当然,对于租赁房的三尺阳台来说,这简直就是乐园。花园里有各种花果草树,还有精致的小桥和鱼池。周际是修剪整齐的冬青树——而且像大多浮夸的贵妇的品味一样,这里塞满了玫瑰,芙蓉和丁香。
“这里还不错。”他们走到树荫下的鱼池旁边,月桂树的叶影将阳光撕裂得斑斑驳驳。卡卡西突然站住,扭头对带土说:“就这里吧。”
“为什么……”
“因为即使是尊贵的伯爵夫人,也会有龌龊的跟班。但他总不能在栅栏外的街道上办事。”
带土扭头,外面是一条街道,时有行人。可以看出,这个漂亮小伙精于算计。
“我的故事很简单,却与你,你们家关系重大。”
“比如说?”
“那把剑,是家母的。而我母亲的伯父,就是千手公爵。”
“哈?!”
“是的。我母亲是千手伯爵,也就是公爵的亲弟弟,的女儿。这把剑原本是千手公爵赠给宇智波公爵的。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送达。尔后,这把剑就当做嫁妆随家母带来——你知道,千手公爵失踪,伯爵流放后,千手一族就衰落了。所以家母所有嫁妆里最值钱的就是它了。”
“那么既然它如此贵重,您为什么要把它给我?”
“因为它属于宇智波。”
……!!!
“为什么?”
“因为,这是对世俗最勇敢的挑战遗留下的产物,我必须将它托付给你,亲爱的宇智波先生。”
“挑战世俗?”宇智波带土突然感觉脑袋不够用。
“哎,怎么说呢?”漂亮的青年用嘴唇贴近宇智波带土先生的耳朵。
“因为千手公爵,喜欢男人。”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