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你的长剑【5】

少妇的额头蹙了蹙,随即绽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我亲爱的弟弟”,她语气夸张至极“我只是这么说罢了。谁也不知道我们的父亲大人临死前到底留过什么遗书。死的太突然,而且还糊涂着。”她一拍额头“天!”
卡卡西只是冷笑着,一把握住了剑。
“我的先生,”纽沁根太太却攥住他的手腕“我劝你最好还是住手。父亲的遗嘱什么的我倒并不是很在意,只是我记得父亲说过,家里的一切,都是我——的。”她慢条斯理的说“何况你要轻率的将我家,不不,我们家的祖物送给别人。就算是送,也应该我送,不是吗?”她流转的眼波飘向带土,像是在征得肯定,又像在极力挑逗。
但很不幸,宇智波带土先生并没有看她。而是有意无意的瞄着卡卡西和墙上的一幅画。
那幅油画上有一个英俊的男人,骑马佩剑,意气风发。
好像和卡卡西很像,银色的发丝,白皙的皮肤还有俊拔的身形。只是比卡卡西棱角分明,一双锐利的眼睛,目光犹如冰刃。而卡卡西的脸就比较平滑,一双慵懒的凤目显示出安静而有礼的气质。
而她这个姐姐,和这个男人也有相似之处,比如鼻子,眉目。
“这个可是令尊?”带土转过头看着愠怒的卡卡西。
“啊,是啊。”卡卡西抖开贵妇握住自己的手。“我奇怪姐姐你怎么还敢于将父亲的画像挂在自己的居室。噢,恐怕全巴黎的太太都没有这个胆子吧?在父亲的注视下,姐姐,你真是太令我吃惊了。”
“啊,弟弟,我的小可怜”贵妇眼神明显有变“别说的那么邪乎!这是我的父亲,我为什么不敢面对……”
“姐姐真是可爱”卡卡西走到带土身边,与他一起看着自己的父亲。
——突然,有那么一刹那,带土看见那人似乎在流泪。但转眼一看,什么都没有。
“我想请宇智波带土先生帮一个忙。”他悄声说,明显不想让那正招待客人的纽沁根太太听到。“那柄剑对于你我都有重大意义。我将它送给你,你会发现它的好处的——不要吃惊,他与宇智波一族关系颇深,特别与宇智波公爵,这些到时你会知晓。但是以我自己的能力,现在是没有理由将它取走的。”卡卡西回头看看那女人“我希望您能帮助我,顺便,也算是帮助一个被杀了父亲的孩子,找到真凶。”
“什——?”
“这张画的是在战场杀敌的父亲,那时他四十五岁。”卡卡西顿了顿“但他四十九岁就去世了,死于重病,而且临死前突然的神志不清。”
“你的意思是?”
“你懂我的,好心的先生。”他真诚而又肯切地望着身侧的宇智波先生——那干净的眼神,让带土心都快化掉。
“请务必帮助我啊,唯一的国王火枪手宇智波先生——我第一眼就觉得你很值得信任啊。”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也不知是受了什么蛊惑,叛逆先生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