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你的长剑【4】

贵妇人的客厅,极力的装点——布满蓬松的坐垫,华丽的帷幔,各色的流苏。房角精致勾画着金色的涂纹,墙上还有油彩浓重的风景人物画。博物架上摆放者中国的瓷器,日本的瓷器,来自美洲的金器,西班牙的银器,非洲的雕刻还有各种叫不上名的珍奇古玩。
——但带土先生此刻的目光却停留在一个银制的架子上。
那是一柄长剑,大概有五英尺。单手剑有这个长度,一般可以证明两件事情——这柄剑杀伤力极大,还有,这柄剑的主人是个战斗力非凡的骑士。
看起来起码有百年历史了吧,宇智波先生想。这个式样的剑,现在基本找不到,就算有,也只是爵爷贵妇的仿品罢了。
但这柄剑明显是见过血的利器。
银色的花纹,剑柄上有一颗血红的宝石,直形的剑体利落而又刚毅,绝没有一丝矫糅造作——明显,与这弥漫着紫罗兰熏香的客厅格格不入。
“看来宇智波先生对这柄剑很感兴趣啊。”纽沁根太太,也就是卡卡西的姐姐走过来问道。
纽沁根太太比卡卡西大十岁,但三十岁的少妇明显是最为妩媚动人的。就像成熟的水蜜桃散发着惑人的芳香。她有着含情的桃花眼,鲜红的厚嘴唇,丰腴的好身材和甜美的声音。身上散发着腻人的芙蓉花香,随着笑声溜进来客的鼻孔。
不得不说,卡卡西的姐姐真是美到极点。不得不说,这个亲生姐姐与他截然不同——热情似火,精明健谈,有一种放纵恣睢的风流气息,完全不像弟弟那样矜持而严谨,冰雪聪明却又亲切可爱。
“这是我的嫁妆,祖上留下的宝物。但是却没有人能用的了它。”
“纽沁根夫人,那么您的弟弟呢?”带土省略了所有寒暄单刀直入的问道。
“哦,可怜的孩子”她故意装作惋惜的样子“他那个时候又瘦又小,完全用不了啊。”
“后来呢?”带土对这个蹩脚的理由很不满意。
“后来父亲死了,这理所当然的就是我的嫁妆了。伯爵先生他十分喜欢这柄剑,不允许外人动他。”
带土想,那卡卡西就是外人了?
“可真是……不幸啊。”带土冷冷的笑答。
“那有什么啊。反正他也没有用的资质。”纽沁根太太不屑的说到。
这是亲姐姐吗?带土正楞着神,突然,卡卡西的声音就打外面传来了——
“但是我亲爱的姐姐。那柄剑,确实是我的,父亲的遗书上写的清楚。我只是寄存在这里罢了。”年轻人笑着从外面走来,但戾气从语言中流出。
“而且在今天,我准备将它取回。”卡卡西说着向姐姐露出个甜甜的笑
“我准备把他转赠给这位宇智波带土先生。”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