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你的长剑【3】

带土,哦,也就是我们亲爱的宇智波叛逆先生终于在九月末接到了K的养父,也就是水门先生的命令。
——不需要劳驾照顾K的命令。
而且k的伤愈、顺利回归也得到火枪队所有队员的欢呼祝贺。
那天傍晚带土从街上游逛回来,正好看见K从那边的药店走出来。
“嘿!我的先生!”带土对这个温文尔雅的青年颇怀好感“是买药了吗?”
“恩,是啊。”银色头发的青年露出了个迷人的微笑“我看您正好需要呢,这绶带被剑刮破,而且您在流血呀!”带土急忙看下肚子,果然,紧身外套太拘束,竟然没有感觉到痛。
“哎呀,我刚才没有注意啊。只是注意到那人被我刺伤了肩胛逃蹿了而已。不碍事。”
“恩,那我能冒昧问一句,您是与谁决斗了啊?”
“恩,当然是红衣主教的火枪手,那帮邪恶的狗崽子!”宇智波带土愤愤的说到。
“他叫什么名字您知道吗?”
“一更叫岛马,一个叫里奥,姓氏都不敢透露的懦夫!”
“里奥!啊,这个恶魔!”K,也就是卡卡西先生攥紧了手“我知道他,就是这个混蛋杀死了迈特!而且他偷袭了我,让我差点死在街头!我正要杀了他……”
“别激动我的先生。我已经帮您解决了他。”带土声音里透出得意来“我用我的长剑——我的荣誉杖,一下刺破了那家伙的喉咙!”
“一下?!!”
“没错!”
银色头发的青年眼中是不言而喻的震惊,喜悦和敬佩“您真是个奇迹!里奥是红衣主教的亲兵,宇智波公爵面前的红人,被您就这么一刺,就完蛋了!我从来没在他那里得到过便宜的。”银色的青年热情的赞美将宇智波先生说的飘飘欲仙
——不过,宇智波公爵面前的红人是什么鬼!得罪了主教,大不了上一次绞刑架,死就死去。但是要得罪了老爷子……
叛逆先生头皮发麻,裹了裹披风。
“恩,先生有没有兴趣到寒舍一坐,我这里有陈年的勃根第,还有……”银色的帅哥还在兴致勃勃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宇智波先生的异样。
“啊,先生,我看今天就算了吧。我有些不舒服。”带土编了个理由,而且今天晚上伯爵夫人纽沁根太太邀请我去她的沙龙……”
“这您可不能落掉我!”银色的青年笑的很可爱,凑近带土的耳朵“她可是我姐姐啊,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啊?”虽然知道很多火枪手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贵族出身,但这种撒谎撒到人家里去的事,还真是……
“啊,啊,是啊,等我先弄到她带着徽章的请柬再说吧……”
“别走啊……”卡卡西拽着带土的衣服“我这是在帮你想办法啊!”
“宇、智、波、带土先生!”
“你这样回去是死路一条的。”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