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

你的长剑【2】

然后的事情,就像是巴黎每天晚上剧院的戏剧舞剧一样单调而浮夸了。不过宇智波叛逆先生觉得自己适应的很快——也难怪,每天就是点卯,谈天,喝酒,执行公务,聊女人,与红衣主教的火枪手们决斗。决斗会很激烈,双方的头目都在纵容着,连死人都不会有谁奇怪。好斗的国王火枪手有时被对方的长剑刺伤,但更多的是他们取胜。不过对方到很乐意约定下次的决斗。。
所以宇智波叛逆先生就在第二个星期(应该是个阳光灿烂的星期二吧),搬出了宇智波公爵的宅子,在掘墓人街,租了套带阳台的小居室。
不过,宇智波叛逆先生还有个任务,就是去代替水门先生照顾受伤的K。
K住在叛逆先生的对面。每天早晨从楼上下来,总会看到年轻的房东太太对着那边房子里的人痴痴的微笑。叛逆先生会耸耸肩,虚张声势似的像太太问早,而后用马靴的后跟磕磕地面,堂而皇之的进入K先生家“执行公务”。
K先生其实是有跟班的,是一个加斯科尼的栗发青年,名叫戈多。这个人总是带着警惕的盯着宇智波叛逆先生——特别是在他照顾K的时候。
“哦,我的朋友,”叛逆先生终于受不了了“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阿斯莫德!真见鬼!难道巴黎的老爷们就没有教你该怎么对待一位绅士吗?!”
“对不起先生。我对我的态度表示歉意。但是第一,我和我的主子并不认识您,而且就算是水门大人的委派,那您也应该清楚,这些事情……”戈多嘴唇颤抖着“这些事情已经越矩了!您应该请医生,或让K先生自己去做!”
身为贵族的火枪手先生怎甘受一个小跟班的指责!拿着K先生半边裤腿坐在床边的叛逆先生拍床而起——
“小子,没人教你这么嚣张!我这是公务在身没办法与你理论!我照顾K先生是上级指派,也是我们的友谊!友谊懂吗!难道这你也要管吗?非要让我拿着水门先生亲自用丁香色墨水签名的公文,让您,让一个无比尊贵的跟班大人过目才好吗?!另外,跟班先生,你有什么权利质问我?这是我和他的事!我们两个的事!”
其实K先生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呢拜托!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的戈多如是想。
“其实,宇智波先生。您没有必要对我的跟班如此严厉。因为我自己可以顺利穿上裤子与皮靴的。”K先生面色有些病态的潮红,但看到任性如此的宇智波叛逆先生,还是坚持的说:“还有,如果您还想保持您骑士的名誉并在不久的将来获取奇妙而繁多的艳遇,请您最好把手从我的腰上拿开!巴黎的消息传的比风还快,要让其他火枪手们知道您对一个成年男性具有不轨行为,那我现在可以这么这么郑重其事的通知您——”
K挑了挑他细长的银色眉毛“您完了,彻底与艳遇什么的绝了交。”

评论(2)

热度(16)